欢迎来到调研!

婚前房产转化的拆迁安置房离婚时如何分割(一)
作者:琢璞    来源:塞上选调     2020-04-16    浏览量:

       近年来,我国离婚纠纷的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随着离婚案件数的增多,离婚财产分割所引发的争议也越来越突出,其中拆迁安置房的分割问题尤其引人注目。在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法院大新法庭请求分割拆迁安置房的离婚案件中,曾在事实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做出了两份不同的判决:ztQ选调生网
 
       2018年有两例离婚纠纷案件在大新法庭审理终结,两例案件当事人均要求依法分割婚内共同财产,其中双方争议最大的就是,因夫妻一方婚前房屋拆迁而取得的拆迁安置房如何分割。但在拆迁安置房的具体分割上,法院却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判决结果。因兴庆区大新镇夫妻一方婚前房屋拆迁取得拆迁安置房的当事人,法院判决离婚后另一方不享有任何拆迁安置房屋的所有权;因掌政镇婚前房屋拆迁取得拆迁安置房的当事人,法院则判决离婚后另一方依旧享有40㎡的拆迁安置房屋所有权。ztQ选调生网
 
       面对不同的判决,案件当事人向法院表达了他们的疑惑:同样是因一方婚前房产拆迁所得的拆迁安置房,为什么离婚后的另一方,有人可以分得拆迁安置房的部分面积,有人则可能要“净身出户”?这一问题的提出,实际不仅代表着案涉当事人的疑虑,也反映出众多农村“外嫁女”的心声,在全国范围内亦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本文将以这一问题为出发点进行剖析,探究拆迁安置房的权属认定及分割,争取对法院相关案件的判决、政府拆迁安置补偿工作的实施提供有益的建议。

一、兴庆区人民法院离婚纠纷中拆迁安置房分割案例

       【案例一】原告吴某与被告王某于2004年12月31日登记结婚,婚后原告随被告迁入到银川市兴庆区掌政镇生活,被告王某婚前在掌政镇建有房屋一套。2013年4月18日,银川市兴庆区掌政镇人民政府与被告王某签订《掌政镇小城镇拆迁安置协议》一份,约定征收王某的婚前搭建房屋,原、被告等6位家庭成员每人分得拆迁返还平米数40平方米,共计240平方米。后上述6人实际分得位于典农家园的房屋两套,和位于鸣翠半岛的房屋一套。ztQ选调生网
 
       2018年1月16日,原告吴某向兴庆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请求解除其与被告王某的婚姻关系,并要求分得位于典农家园拆迁安置房屋中的40平方米。对此被告王某辩称,240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屋系由被告婚前房屋拆迁转化而来,故拆迁安置房应为被告王某的婚前财产,原、被告并无夫妻共同财产需要分割。兴庆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判决准予吴某与王某离婚,并确认原告吴某对典农家园拆迁安置房屋中的40㎡享有所有权。ztQ选调生网
 
       【案例二】原告白某与被告李某于2005年9月26日登记结婚,婚后原告随被告迁入到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生活,被告李某婚前在大新镇建有房屋一套。2013年4月3日,被告王某与与兴庆区拆迁办签订了《友爱保障性住房项目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一份,协议约定根据拆迁房屋面积共返还安置面积173.92平方米。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2016年6月2日原、被告经兴庆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但并未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018年4月2日,原告再次向兴庆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分割拆迁安置房屋。被告李某辩称,案涉安置房系被告爷爷、父母盖建的房屋拆迁后转化而来,案涉安置房屋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告白某无权分割。兴庆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判决原、被告结婚登记前搭建房屋所得的拆迁返还面积173.92平方米归被告李某单独所有。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上述两例案件,原告白某、吴某均为外嫁女,被拆迁房屋均系被告李某、王某的婚前房产,该婚前房产均在婚姻存续期间被政府拆迁,政府均与被拆迁人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并安置补偿以拆迁安置房。两例案件的事实基本相同,但在分割拆迁安置房时,法院却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案例一中,被拆迁房屋全部为被告婚前搭建,法院确认原告对案涉拆迁安置房中的40㎡享有所有权;案例二中,法院则认定,原、被告结婚登记前搭建房屋所得的全部拆迁返还面积173.92平方米归被告李某单独所有,原告白某无权分割。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为什么在案件事实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同一法院同一法庭却做出不同的判决?要对这一问题做出回答,参考相关的司法判例是有必要的。

二、离婚纠纷中拆迁安置房分割的司法判例综述

       在离婚纠纷中因夫妻一方婚前房屋拆迁取得的拆迁安置房分割问题上,我国司法审判中也主要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判决结果。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第一种,根据被拆迁户人口数确定拆迁安置房面积的地区,被拆迁房屋为夫妻一方财产时,双方离婚后,法院一般认定另一方应享有拆迁安置房的部分产权份额。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3]等法院判决中,均认定拆迁安置房屋系为被拆迁户家庭成员共同共有,夫妻离婚后另一方仍享有部分安置房的房产份额。如在程某某与陈某某返还原物纠纷案中,南京是江宁区人民法院[4]认为根据补偿安置协议,案涉拆迁安置房系按人口分配,被拆迁户有5人,每人分得住房30㎡。案涉拆迁安置房为被拆迁户家庭共同共有,陈某某为拆迁安置房的共有权人之一,应享有30㎡的房屋所有权。在二审判决中,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5]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亦予以维持。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第二种,根据被拆迁房屋面积确定拆迁安置房面积的地区,被拆迁房屋为夫妻一方财产时,双方离婚后,法院一般认定拆迁安置房为该方个人财产。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6]等法院认定,被拆迁房屋系男方婚前财产,拆迁后所获得的相应权益应归男方个人享有,故案涉拆迁安置房为男方的个人财产,女方无权分割。在二审判决中,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7]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亦予以维持。另,根据被拆迁房屋面积取得拆迁补偿款的判例亦可作为参考 。如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在判决中明确,案涉拆迁补偿款系根据被拆迁房屋面积计算,该补偿款仅为对拆迁范围内经评估后房产的补偿,不涉及在册人口及实际居住人口。由于被拆迁房屋系夫妻一方婚前所有,故案涉拆迁补偿款归该方所有,另一方无权分割。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此外,北京市、重庆、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等地区在拆迁补偿中综合考虑了被拆迁户人口数、被拆迁房屋面积两方面因素。即给付定向购买住房货币安置款或补偿安置款,同时约定被拆迁人可在一定面积内以优惠价格购买拆迁安置房。对于此种情况,被拆迁房屋为夫妻一方财产时,双方离婚后关于拆迁安置房的分割问题在法院判决中虽有不同声音,但一般认定夫或妻应当享有因其“人”的存在而获得的拆迁安置面积。如重庆市江津人民法院一审和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二审[9]均认为,被拆迁房屋系男方婚前财产,房屋拆迁后男方用所得定向购买住房货币安置款购买拆迁安置房两套。安置房是政策因素导致的被拆迁房屋的转化形式,拆迁住房安置对象是被拆迁房屋所有人。故男方房屋被拆迁后,所得安置房依旧属于男方所有,女方无权分割。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10]在再审中则认定,拆迁安置是以拆迁时的户为单位进行住房安置,与被拆迁人同户居住者应当享有拆迁安置权益。女方作为被拆迁房屋居住者应享有因其存在而多获得的拆迁安置面积。在北京地区,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11]、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2]根据案涉拆迁安置协议均认定,案涉定向安置房选购是按与被拆迁人同户人数为基数,每人享有50平方米的优惠政策。因此,虽然被拆迁房屋为男方婚前财产,但在拆迁安置补偿以安置房时,包含了被安置人口的的利益,故女方应享有50平方米优惠购房面积。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被安置人口居住权利的保护问题上,北京市等法院在判决中也着重予以体现。如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13]等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被安置人口的居住权利应该得到保障,但应以满足其基本的居住需求为限,故认定被安置人口对拆迁安置房的部分居室享有居住使用的权利,但该房屋使用权的判定与房屋产权归属的判定无关。ztQ选调生网
ztQ选调生网
       从上述判例中可以看出,在全国范围内离婚纠纷拆迁安置房分割的案件中,当被拆迁房屋为夫妻一方婚前财产时,双方离婚拆迁安置房的分割也会出现两种不同的审判结果:一种认为,案涉拆迁安置房的所有权归夫妻一方所有;另一种则认为,案涉拆迁安置房系家庭共同共有。因此,兴庆区人民法院大新法庭案例一、二并非孤立的存在,案例一、二当事人提出质疑实际在全国范围内也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在对全国法院相关案例的分析中,可以看出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关于拆迁安置房取得方式的约定,对审判结果的认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法院在对拆迁安置房进行分割时,不仅会考虑被拆迁房屋的所有权,还会考虑到被安置人口的使用权。协议中根据被拆迁户人口数确定拆迁安置房面积的地区,财产分割时主要考虑到被拆迁房屋的所有权的因素;协议中根据被拆迁房屋面积确定拆迁安置房面积的地区,财产分割时除被拆迁房屋所有权外,还会考虑到被安置人口使用权的因素。如上全国范围内法院判例中对被拆迁房房屋所有权和对被安置人口使用权的分别考量,为不同判决结果的做出提供了一以贯之的审判思路,也为当事人对案例一、二不同判决结果疑惑的解答提供了有益借鉴。ztQ选调生网
 
       
 
[1]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1民终9734号民事判决书
[2]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1民终4807号民事判决书
[3] 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1民终2413号民事判决书
[4] 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2017)苏0115民初5654号民事判决书
[5]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1民终9734号民事判决书
[6] 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2013)浦永民初字第225号民事判决书
[7]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民终字第4030号民事判决书
[8]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终字第07722号民事判决书
[9]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3)渝五中法少民终字第00042号民事判决书
[10]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5)渝五中法民再终字第00046号民事判决书
[11]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4)大民初字第1663号民事判决书
[12]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少民终字第04804号民事判决书
[13]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初字11874号民事判决书

选调生网

责任编辑: 元素28